国产BB霜销售门户

口红的故事 6 丨《秘密》

熹東會2018-08-09 17:03:12


我愤怒的点燃一支烟,就着一身酒劲,狠狠地猛吸几口。


电视里正播着欢腾的青年节联欢会,我老婆吴晓兰坐在另一头,默默地擦拭眼泪。房间里的空气生冷僵硬得与电视里歌舞升平截然不同。她缓缓起身,走到梳妆台前,弯腰捡起那只被我摔掉的银色外壳的口红,攥在手里轻轻盖好。


透过袅袅升腾的烟雾,我眯缝着双眼,时光便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大学校园。


我们刚从球场上下来,赵志东一边抹着一头大汗,一边对我说:“明天青年节,兰兰生日,我送她什么礼物好啊?”“吴晓兰最喜欢看书了,你就送她一本书吧——投其所好还不贵,多好!”我得意地笑道。“又送书?20岁是整生日,还是送点别的吧,不能图便宜总是买几块钱的书,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版。”身材魁梧的赵志东有些无可奈何。他家境窘迫,那一千多块钱的学费,还是暑假跟着邻居在小煤窑里没日没夜地干活挣来的。


吃过晚饭,我们在综合部那一排小店铺里转悠。路过“梅梅日化”,我说:“东子,女孩子们都爱漂亮,王一婷就经常描眉抹脸,搞的不亦可乎。吴晓兰虽然不用搞那些个浓抹,偶尔化化淡妆,锦上添花岂不更好看?”


在年轻漂亮的少妇老板的大力推荐下,我们选中了一支“雅芳”口红,膏体是浅浅的桃红色,外壳是闪亮的银色,接缝处缀着一只金色的小蝴蝶结。


老板娘说:“你们真有眼光!这是我们这里最贵的口红,国际名牌,三十块是最优惠的价格,低了不卖的哦!”


赵志东激动而紧张,非常吃惊地硬着头皮忐忑道:“这么贵……能不能少点?我只剩下二十块了,全部给你……可以么?”我说:“三十?也太贵了!我们一星期的伙食费呢!买了这口红,让我弟兄喝七天西北风啊?”我没有夸张,三十块差不多就是赵志东一周的伙食费。最后这支口红以二十四块成交,另外那四块钱,是我掏的。


现在,赵志东因车祸已经去世十七年了,而二十年前的那支口红,还被我老婆吴晓兰,攥在手里。


我愤怒而且沮丧。


吴晓兰静静地走过来,又静静地坐在我的身旁,一如既往的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我狠狠地盯着她,我恨这种表情。我还是喜欢当年那个开心时像百灵鸟一样活泼,生气时像猫咪一样调皮的吴晓兰。


“对不起,阿坚!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对我和小远的照顾……你和朋友们都知道,东东为了救我死于车祸。可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有那场车祸,我从来不曾跟任何人提起。”吴晓兰平静地望着我,空洞的眼神从那双迷人的丹凤眼里飘出来,那是我看得见的,眼底深处的暗无天日的哀伤。我的心里一阵绞痛。


“你也知道,我和东东原本打算国庆节举行婚礼。因为缺钱,直到婚礼前一天,我们还在拼凑着买东西。我们欢欢喜喜地提着大包小包,突然下起雨来,我腾出一只手从包里拿雨伞,这支口红被带了出来,滚到马路中间,我一时急了,赶忙跑过去捡……东东推开了我,结果——他自己,倒在了马路上。身边散落了一地的水果糖,那原本是第二天我们婚礼上的喜糖。”吴小兰的声音遥远苍凉。



“阿坚,有时候我总是会想,如果当时没有下雨,我就不用拿伞;如果我拿伞小心点,那支口红没有掉出来;或者即使那支口红掉了,我别急着去捡,那么东东就不会死……你就不用当小远的父亲,你娶的肯定是王一婷……可是,东东死了,两个人的婚礼变成了他一个人的葬礼——谢谢你,在那段最昏暗的日子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


我不想细述年少时那种俗气透顶了的几角恋。比如王一婷一直死皮赖脸的喜欢家境殷实的我,我心里一直喜欢吴晓梅,可是吴晓兰却一直喜欢连学费都靠自己挣的赵志东。这么多年过去了,吴晓兰眼角细细的鱼尾纹已经隐约可见,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宁静悠远的书香贤淑,每每还让我欲罢不能地依恋她。


“你一定很奇怪,那时候我从来都不化妆,怎么会冒出一支口红来——这支口红,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口红,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东东送我的生日礼物——他说花了十二块钱,那是他几天的生活费呢!那时候我的室友也有人用口红,都才三四块一支。他省吃俭用买那么贵的东西送给我,我即使不用,也会天天带在身边。只是我做梦也想不到,这支口红在三年之后,会害得他丢了性命……”吴晓兰继续淡漠地陈述,仿佛这一切和她无关。


青年节。我竟然忘记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我掏出一支烟,再次点燃,佯作轻松地道:“好了,兰兰……别说了,东子永远是我的好兄弟!小远永远是我们的好儿子!我喝高了,误会你了。以为你趁我不在家,这么晚了还有心思涂口红出去约会呢……”


我不想让吴晓兰知道,那支口红是我陪着东子花了二十四块买的。更不想让她知道,她后来想为我生孩子,却一直不能怀孕的原因,是因为我的不育症。❀


作者简介:

梦谷月,别号原上离离。生在湘西边陲,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认得几个字,读过几本书,弄了几篇文。现混迹于机关基层,其弟谓之:文能提笔写公文,武能四处收电费。




Copyright © 国产BB霜销售门户@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