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BB霜销售门户

便秘小助手:古城客栈老板扒皮女文青,欠两千块房费跑了

图歪歪2018-10-01 12:35:26

楼主家是旅游小城市的,家里房子开了民居客栈,因为现在年轻人都喜欢往古镇跑,所以生意还不错。我们这里基本房费在一百五左右,精装修的两三百,星级的五百一千不等。旺季都会涨价,不过楼主没涨过,觉得不好意思。
  八月初的时候,一个女孩子背着大包拿着单反过来找房子,问有没有床位,楼主说不好意思我们这只有大床房和标间。没有多人间,大床标间都是一百二。她说太阳很晒,她刚从丽江过来,找了一上午房子都没有合适的,然后就抱怨了一通,说这么多装逼的人涌入古镇,破坏了悠闲,害她找不到合适的住处,又说她背着大包拿着单反好重,楼主说要不你在院子休息一会吧,并给她倒了杯茶。让她喝口水歇歇脚。
  楼主倒了茶给她,怕她不自在,就进屋去了。过了一会儿就听到外面咔嚓咔嚓快门响,好奇望一眼,她在楼主家院子里用手机拍晒太阳的小狗,摁着石榴石下面的大猫跟她合影,又骑在楼主的自行车上照相,还躺在竹子下的躺椅上假装看书自拍,楼主放在石凳上的杯子和墨镜都被她当道具了。。。
  过了一会她就来问我WIFI密码,说她想查邮件,我告诉了她。她就去院子里捣鼓手机了。捣鼓了二十多分钟后心满意足的离去了。
  到了傍晚的时候,楼主准备做饭,她又进了院子,晒的像虾子一样红彤彤的,进门就抱怨,说客栈老板都疯了吗?不是满房就是涨价,最便宜的一百八,青旅居然都没床位。我笑说是啊,这个季节是旺季嘛!

然后她说老板你的房子能便宜些吗?我说已经很便宜了,你住多久啊,住一周一百一天,包月八十一天。

  她说肯定住的久,至少半月,她是搞创作的,来我们这里拍摄,搞明信片创作。我说那就按八十的价格吧。然后登记身份证缴费时,她说身上现金不多,这里ATM太少,可不可以先付三百,过几天再付。我说没关系,回头你去逛商业区时取了钱再付。

  然后她就入住了楼上的一个大床房。楼主给了她房间大门钥匙,告诉她蚊香片在抽屉,院子里的水果可以随便吃,如果要烧水喝可以用我们水缸里的水,比自来水好喝,是我们每天去山上背的泉水。

  哦,对了,还没说她名字,她登记的证件名字是崔X娥。来自一个大米很好吃的地方。

楼主不打广告的,本帖不会提及客栈名字也不会提及所在地。也不会人肉她,因为没欠多少钱,只是有点感叹,小崔一直在显示出的艺术家优越生活为什么要为为房费大清早逃跑。

  我就用小崔称呼她吧。
  小崔有一米六八的样子,微胖,目测穿2829的裤子,长头发,脖子后面有太阳纹身,胳膊有几个不认识的藏文纹身。长的。。。还可以吧。妆比较浓,看不出来长相。装饰品也很多,银戒指啊,仿松石项链,手上几串佛珠,据说是她从西藏得到的。嗯,她跟楼主说她信奉藏传佛教。
  楼主家是木质结构的房子,隔音不太好,晚饭时间能听到楼上一直响起微信的提醒和陌陌那个叮咚叮咚。然后楼主吃完晚饭收拾时,小崔下楼出门了。穿的那种花布长裙子,民族披肩,和街上游客差不多。

楼主作息标准,晚上1150必定躺下。睡着睡不着都躺下。那天晚上小崔在150回来,开始在院子的公共洗手台卸妆,因为比房间的洗手台大很多,镜子也很大,所以楼主白天也喜欢在院子洗手洗水果什么的.

  差不多快三点,楼主在小崔同学陌陌的叮咚叮咚中睡着了。
  然后第二天上午楼主都没见小崔,不过这边游客是这样子的,午后才起床。
  楼主那天下午要去市场买水果,就骑自行车出去了,途径酒吧街,意外看到小崔已经在露天的coffee坐着了,楼主距离她三米吧,犹豫了一下没打招呼,她可能没看到我。小崔就是大草帽,墨镜,外文杂志,一杯咖啡,正忙着用手机拍照。然后楼主就去买水果了。

  晚上小崔还是一点回来,然后继续陌陌叮咚叮咚。楼主睡的迷迷糊糊。

然后两天都是白天见不到小崔的人影,只有夜里洗漱的水声和陌陌声。
  接着有一天,她就没出门,无聊的坐在院子里,我招呼她吃水果,她就坐下开始吃芒果提子山竹什么的,说她这几天忙着创作明信片,都没空去取钱,等离店时一起结算,楼主这个白痴就笑呵呵的点头,行啊行啊。
  小崔说她是艺术家,帮街头艺人制作过专辑,拍摄过西藏风光明信片,深入藏区四十天,见过藏羚羊,为了一个康巴汉子,离开了自己的日本男朋友。现在到我们这边来,可能也抛弃康巴汉子了吧。小崔说她在北京有个公司,有人帮她打理,她不喜欢待在北京。就喜欢到处流浪。小崔说她去年在香港,有个香港男朋友,是名气很大的设计师。后来她在脸书上认识了一个乌克兰男朋友,那个小伙子来中国找她,她就离开香港带着乌克兰人住在广州了,因为她和乌克兰人都喜欢烧鹅和叉烧,还有萝卜牛杂皮蛋粥。后来大约是没劲吧,就又去流浪了。
  聊了一通,小崔要出门了,叮嘱我明天可能有一个包裹寄来,收件人名为米兰,让我帮她签收。

小崔家乡的米特别特别好吃,就是那个很著名的小产地,中粮有个牌子就是那的大米。

楼主看小崔要出去,忙问要不要换下床单被罩,小崔说那你给我都换一下吧。然后楼主就抱着床单被罩吸尘器上楼了。
  小崔的房间好乱,鞋子都是乱摆的,这一只那一只。楼主有强迫症,把鞋子都找到左右脚,一双一双码好。开始打扫。洗手间台面好多用过的卸妆棉要清理,一不小心顺便检阅了小崔的化妆品。有VOV粉饼,雅芳洗面奶,玫琳凯隔离霜还是BB霜的,美宝莲眼影,以及一些在夜市上常见的眼线笔啊口红什么的,百雀羚面霜,大宝眼纹蜜,妮维雅润唇膏,我的美丽日记面膜,水宝宝防晒什么的,很杂,各种牌子都有。

  卫生间还晾着她洗过的文胸,滴下的水溅了楼主一脖子,抬头看了一眼,虽然是刚洗过的,但是钢圈附近都是脏脏的黑的,后面扣的地方也脏的。强迫症发作好想帮她洗,但是不能这样做。默默打扫完卫生离开了。

水果是免费吃的,对不起,不知道怎样带原文回复,就这样回答了。
  我们这里山竹8¥,芒果3¥,提子6¥,我喜欢吃水果,所以院子常备,也招待客人吃。

  重点倒不是她住在我这里有怎样的荒唐举动。说实话,我每天接待的文青女游客是最爱带男人过夜的,或者直接去男方的住处交合,这都没什么。如果不能随意性交,人家干嘛来我们这古镇,就图个房费便宜,远离熟人,身份证核查松散,不像大城市大酒店,入住的每个人都要登记证件。在这里花个三十块买杯mojito,就可以拼命用免费WIFI拍照发微博微信,叙述微醺的心情,配上美图秀秀的磨皮放大瞳孔,每个人都是诗意女子,魅力男子。
  小崔中间也带过一个男的来过夜,黑瘦,极其黑瘦,梳一头脏辫,身上衣服印着扎染麻叶,脖子挂着反战项链,红黄绿裤腰带,特别标榜自己是个飞叶子的。我们本地人很讨厌这种刻意标榜的飞行客,因为他们99.999%都是穷鬼,穷到蹭饭蹭住蹭烟,而且绝大多数都买不起叶子,到处蹭。也不算游客,常住这边混日子,因为在城市里,他们属于无业游民落魄穷鬼。在古镇,就美其名曰停下来等心灵的人。他们很喜欢小崔这种女游客,因为一头脏辫两个花臂加上讲了五百遍的风云往事,就能换来免费宵夜免费啤酒免费香烟和夜里还算不错的住处,当然还有免费的炮打。

 小崔带飞行客过来的第二天,我进山收菌子去了,晚上带了松茸,羊肝菌,鸡枞菌回来。飞行客看到了就让小崔来问可不可以晚餐搭伙。我说可以啊,早饭10元,午饭晚饭20元。
  晚饭我做了肉炒羊肝菌,腊肉鸡枞菌,煎松茸,凉菜,芋头汤。

  小崔带回来过夜的那个男的喜欢吃肉,小崔说二人搭伙的费用一共四十块,记她帐上。
  进餐过程中那个黑瘦飞叶子的吃的不亦乐乎,问有没有酒,我说只有自酿的桑葚酒,就给他倒了一杯。小伙子哇哇吃菌子炒肉,哇哇喝酒,小崔还矜持的只顾说话,谈西藏经历,饭菜大部分都被那个男的吃光了。
  后来几天不知为什么就没见那男的了,小崔每天早出晚归神秘莫测的,又过了好多天,小崔喝的酩酊大醉回来,痛哭流涕,披肩都刮破了,眼妆也花了,黑水顺着眼角流,把画出的卧蚕都冲化了。
  我很尴尬在院子里,想劝,又显得妨碍别人隐私,就假装自己不存在,免得小崔尴尬。
  然后第二天早上楼主起床练习八段锦,无意中看见楼上小崔的房门开着,心想她起的这么早,准备上楼借口问她换不换床单被罩顺便看看她好了没。
  结果楼主看到的是个空房间,小崔东西都不见了,厕纸都被无情的拿走了。楼主就傻眼了。小崔是五行缺厕纸吗?
  然后算算她住了23天,1840¥,吃饭12次,240¥,记帐她带来的朋友4次,80¥,点名要土鸡一只140¥,共计2300¥,付了300,还差2000¥。
  楼主第一天想报警,又怕她是因为有难言之隐,想过几天她方便可能就来结帐了。因为文艺青年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然后楼主就在忐忑懊恼的情绪里过了一天,谁都没告诉。但是小崔就毫无音讯,电话不通。

  在小崔消失的第二天,有一对男女到我这里来打听小崔,女的说小崔跟他们在coffee认识,小崔说自己是经营客栈的,拿了女孩的五百块钱手工首饰说放在客栈代卖,然后人也不见,货也不见了。男的则羞涩的说自己借给了小崔一千块钱,小崔自我介绍时也说自己是客栈经营者,说的就是楼主家客栈。
  楼主傻眼,结结巴巴解释小崔只是房客,还欠我钱,人也不见了.

  这个小崔呢,连续很多天混迹酒吧街,很有社交能力。说楼主的客栈是她开的,并且在街上有两家茶叶店和一个蛋糕店,还说自己在丽江有两家客栈和一个酒吧。

  小崔参加了豆瓣上那种拼饭团,就是小文青们最喜欢的,每个人凑点钱去下馆子。一群陌生人AA那种吃货团。这个拼饭行为听上去是不错的,实际情况就是十个人凑钱点了只够六个人吃的饭菜,那么必定得抢着吃,下筷子慢的菜汤都喝不到。然后一群人就感动啊,温暖啊。赞颂陌生人之间也有温情,同样的回锅肉和炸茄盒,因为在古镇的烂木头桌上点着蜡烛吃了,就升华了,心灵涤荡了。

  吃完饭后就喝店家的免费招待茶,喝到老板打烊为止。一群人意犹未尽啊,怎么办呢?去酒吧,补性强,一瓶啤酒15块,贵啊,文清是鄙夷金钱的,心灵至上。于是乌央乌央十几头文青奔至大树下啊城墙外啊,找块空地丢手绢,于是他们唱着歌又感动了自己。你就看二半夜黑咕笼咚的树下穿来惊悚的歌声:丢啊丢啊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

  这种情形隔三差五就有,第二天早上你看树下一地烟头碎啤酒瓶渣子就知道昨晚又丢手绢了。我对这帮穷鬼最大的厌恶就是满地的碎酒瓶渣子,喝完啤酒豪气的摔碎瓶子就显得你不是个穷鬼了吗?心灵物质双赤贫。
  当然,碎玻璃扎不到楼主的脚,因为楼主是穿鞋走路的人。某天有个弹琴卖唱的艺人在树下高歌一曲董小姐,感动了一位路过的学民族舞的女文艺青年,于是女文青脱下鞋子外套,赤脚舞了起来。
  后来,脚被扎了。。。。。。

大家不要求站短了,楼主不是来做广告的。也说过了,楼主家客栈条件一般,拢共就三间客房对外,其他房间都被楼主自己用了,楼主自己住两间,还有一间做楼主的工作坊了,楼主的志向在于学习细竹器编制,以及木工雕刻,老家具的修复。
  至于免费水果,似乎每家民居都是这样的。哪有人买了东西藏起来自己吃呢?
  小崔的事情给我带来了一点点麻烦,因为她给街上人借了很多钱,四百五百,八百一千的,那些人以为她是楼主家客栈老板,后来有联系不上她的人就找上门了。楼主不是好热闹的人,感觉有点心烦,不厌其烦的解释。
  报警嘛,算了。楼主自己有责任的,只登记了身份证,就把钥匙给她了,单据都没开。口头协议了价格。当是教训吧,以后会无情的对待文艺青年,必须先付费后入住,拖一天就撵人。

  其实关于豆瓣和天涯,都得益于文青的普及。以前楼主都不知道,羞涩的说,楼主开始使用微信都是最近几个月的事情。楼主用iPhone也是觉得拍照好棒啊,比相机方便,随时看到好的竹器和老家具都可以拍下来,回来放大好多都清晰。

  继续重回话题,我也看过废话师写的古镇穷逼系列,的确很犀利。不过你如果真实生活在这里,能看到文青更真实的一面。因为他们要生存,必然有所行动,就会超越表面的文青普通行为。他们真的不只是披个披肩照相那么简单,那种是路过的文青,对人畜无害。生活下来的文青,真的蛮复杂。

  举个小例子,以前楼主这里没什么摆摊的,自从文青来了之后,出现了摆摊一族。摆摊是一种商业行为,楼主学历不高,没上过高中,理解一下。不是家里穷也不是重男轻女,而是以前山区太不方便了。这个是楼主有点遗憾的地方。
  继续叙述摆摊。以前摆摊的不多,卖的是手工原创制作的首饰,也挺漂亮,但是价格不菲,两三百,四五百的。每家都说是手工原创的,而且摊主都是手头上拿个半成品在制作,像模像样。但是你多看几家就会发现好几家都卖一模一样的首饰。
  这几年呢,忽然多了很多摆摊的,批发一点淘宝的新奇特东西,比如摔不破镜子啊,塑料电子手表啊,铺个布就卖。更多的是卖尼泊尔带回首饰,泰国带回首饰,西藏带回首饰,反正他们牌子上这么写的,但是你仔细看那些劣质的东西,内心唯一的感受就是:摊主不要说尼泊尔了,可能连义乌都没去过。我想,那些摊主都不是盲人,也能看到自己的东西实在劣质,于是在旁边拿烂纸片写着:卖完挣学费,清货去西藏,女汉子攒钱徒步墨脱求支持,诸如此类文艺的词句来掩饰劣质的本质。

  楼主有一天包包拉链失灵了,送去换拉链,一时半会没得用,记起摆摊的有卖那种布的环保购物袋,于是想买个临时用。就去摊上看了,有个临街的石头墙,摊主用小木棒插在墙缝里,挂了几个布袋子。楼主上前拿起一个印刷着国外超市广告的布袋子问多少钱,摊主说:50。楼主问neng便宜点吗?摊主扶了扶架在鼻子上的圆片眼镜说:手工的!不还价!然后楼主就屁滚尿流的吓走了,真不知道这位摊主得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指着这种批量生产的积压库存,堂而皇之的说是她手工缝的。
  最崩溃的是往下走有个卖草编拖鞋的男文青,也写着招牌:手工自制拖鞋,30一双。就是那种楼主在任何一个旅游景点都见过的草编拖鞋,但摊主就是大大方方的说这是他自己编的。

摆摊这些货物都有一个共通的主题:我劣质我高价,但你这个傻逼就要掏钱买我!

现在他们摆摊已经连人都不去了,只把东西铺地上,摆个纸盒子,写十元一件,自动投币。摊主直接不出现。
  好奇这样有人投币吗?
  一地垃圾.

啊呀呀,报警了。象征性的,楼主被警察叔叔教育了。说楼主警惕性不够,以后要正规办理入住手续。还说幸好只是个逃跑的,万一是杀人犯呢。楼主嗯嗯点头,乖乖接受教育。
  不过我觉得小崔可能是大哭一场遇上失财的事了,计划有变不能结帐,所幸一不做二不休跑了。
  昨晚入住了三个客人,两男一女。一对情侣,和一个男的,女孩称呼他大师兄。开了两间房,情侣一间,大师兄一间。
  但是女孩就很喜欢跟大师兄聊天,貌似二人是校友,他们三人是在大巴车上认识的,女孩的男朋友主动邀约一起结伴同行。没想到女孩和大师兄越聊越开心,完全忽视男朋友存在。至于这对情侣,也是在丽江刚刚坠入情网一星期的。
  昨晚男孩一直示意很晚了该上楼嘿咻了,女孩毫无反应仍旧在院子和大师兄聊天。男孩无奈只好独自上楼去了。
  我夜里2点起床喝水,看到女孩和大师兄还在院子里秉烛夜谈,看到二人裸露的双腿爬满了蚊子,默默的递上一盘点燃的蚊香,由于双方关于岁月这个话题聊的太投机,基本没发现楼主递蚊香的举动。
  哇噻,那个蚊子吸血吸的太饱,都飞不动了。
  啧啧。。,

今天那个女住客要用我的厨房展示厨艺,她男朋友和大师兄充满期待,我也充满期待。但是他们三个的关系有点微妙,我觉得有点不自在,就借口和朋友有约定,出去了。女孩和男朋友在丽江认识的,关系有一周了,这个大师兄是路上认识的,自此认识大师兄之后女孩就冷淡了男朋友。

  根据自我介绍,男朋友说自己以前是赛车手,现在流浪着。女孩说自己是北京的高级平面设计师,现在在过间隔年,不知道什么意思,反正不用工作。大师兄说自己是医生,在西藏做过无国界医生,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好像是免费治病的。听起来不错,但是西藏不也是中国吗?

  楼主出去吃米线了,好轻松,感觉跟放假一样,楼主准备待到十点再回去,估计他们就吃完了。希望今夜女设计师不要和大师兄聊天到半夜了。毕竟入住的时候是以情侣的关系开的大床房,即便是遇上大师兄,喜新厌旧了,也得略微顾及下赛车手面子,三人同在屋檐下,互相留点余地总归是体面的事情嘛。或者干脆和大师兄搬到别的客栈去住。这样子三个人弄的面和心不和,不难受吗?
  那个大师兄也真是的,跟没事人一样。

楼主没有站短任何人客栈名字,也没有在帖子提及客栈名字,甚至不提具体城市。为什么还有人说楼主是软文广告呢?
  楼主没有因此不高兴,只是有点不解。大家对生活的预设都是黑暗的吗?会不会活的很辛苦?
  都说楼主家只有三个客房,一间80,就算打广告住满了也才240,又不能发财,根本没必要广告啊。遇到问题可以分析嘛,分析完你自己就明白所谓广告一说完全不成立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受过教育,分析和独立思考能力肯定高于楼主这个没念过高中的人。

楼主晚上回来,院里一片黑灯瞎火,人不知哪儿去了,可能出去玩了。
  厨房乱七八糟,炒锅蒸锅电饭锅都用了没洗,盐罐,辣椒罐都没盖盖子,煮好的土茶鸡蛋都没了,鸡枞菌腐乳吃剩半罐了,三个人吃饭怎么用了一池子碗筷?啊,看起来都是斯文人,做起事来怎么这样?
  默默洗碗,明天谢绝使用厨房。

睡不着,关灯了。
  他们三人回来了,哭闹,喊叫,好像喝醉了。不进房间,在院子里讲话,听见打火机的声音,应该在抽烟。
  女设计师一口北京话,我觉得是北京话吧,我看过佟大为那个电视剧奋斗,就那种好多儿化音的,丫啊,操啊,姥姥啊,什么的。我记得她登记的身份证是一个有金矿又有苹果的地方。(原谅楼主不能写她的家乡,因为哪里都有好人哪里也都有坏人,不要地域攻击。我们这里人卖水果小吃都是本地人一个价外地人一个价,楼主羞愧)

  他们都很激动,说了很多书上才有的词,岁月啊,曾经啊,无怨无悔啊。后来听声音大师兄吐了,楼主心里有点窃喜,幸亏没吐房间,这几天下雨,床单洗了晾不干。

  楼主在黑暗中窃喜的时候,听到棍棍的叫声,棍棍是楼主看家护院的狗。然后很不幸的听见棍棍好像去吃呕吐物了。
  楼主现在心里立刻很难受,不知道该怨恨谁,又不想下楼制止,很难过,明天再更新。
  恨你们,文青,你们为什么不去厕所吐?

楼主早上起得早,最近在学习英语,无奈要与时俱进啊。外国人越来越多,渐渐的,hellowelcomepassportthank you不够用了。也要感谢南来北往的人,让楼主学习了五花八门的知识。虽然神经的客人很多,但是也有不错的有学问的人,时不时的赐予楼主一些知识,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游历了无数国家,给楼主讲述很多出国的小经验,处理外籍客人入住的方法,应该给棍棍吃狗粮打疫苗,无数东西吧。我也通过打扫浴室认识了好多化妆品护肤品牌子,嘻嘻。知道lamer是贵的东西,喜欢整套用护肤品的人条理比较好,一般房间不会弄太乱。

  嗯,继续言归正传。早上楼主开始喂狗扫院子的时候,那对情侣中自称曾经是赛车手的男孩就一个人下来退房了。根据昨晚他们三人在院子吵架的内容,楼主隐约得知,赛车手在丽江和女设计师坠入情网,鸳鸯双宿。带着女孩来这儿之后,遇上大师兄,女孩就不再和他共进鱼水之欢了,连续两夜和大师兄秉烛夜谈到后半夜,然后回房间倒头就睡。男孩觉得付了房费却不能像在丽江那样继续行周公之礼,甚觉亏本,于是今天早早下楼退房。女设计还没起床,昨夜喧腾的太晚了。
  我只能给人家办理退房手续,因为是男孩交的房费和押金,房费一百二,交了五百,因为他俩说住四天,现在住了两天,扣去二百四,退回二百六。男孩背着包走了,说钥匙在房间门上插着,如果女孩起床问,就说他走了,让她自己随便。我就目送他离开,继续打扫院子。
  楼主默默酝酿,等会到12点怎样告诉女设计师,房间被退了,如果还想住她就得续费。如果她12点不醒,我去敲门显得太势利眼了吧?那就等她起床再告诉她,可是如果她下午5点才起床,楼主要不要加收她半天房费呢?那样会不会显得落井下石。因为根据楼主经验,很多女文青能游历四方,都是没有自己付费习惯的。如果自己买单,她们宁可去住床位。
  有点郁闷,怎样才能婉转的告诉她:你住的房间被退了,你要继续住得自己付费。

水果都买回来了,女设计师怎么还不起床。看情形三点之前不会起床了。洗完吃几个无花果,余下的放院子里。
  出门交电费,给棍棍买狗粮去,好多事要做。刚才路过外面大路,昨晚一定是又有神经病玩丢手绢了,一地玻璃渣啊,祈求不要扎到我的自行车胎。

  楼主一直不明白,大人怎么还不如小朋友,玩个丢手绢一定要喝啤酒吗?喝完一定要摔瓶子吗?到底是玩的丢手绢还是丢酒瓶啊。
  大路上人来人往的,扎到车胎和脚怎么办?好多人穿那种摆摊小青年卖的越南拖鞋,15块一双,鞋底比我脸皮还薄,踩上玻璃渣一准哇哇冒血。

下午回来,看无花果都吃了,就知道他们起床了。不过没见人,可能出去玩了。准备上楼打扫房间,发现行李已经不见了。可能女孩觉得不好意思,住别处去了吧。不过大师兄也预缴了四天房费,没说退,可能还住吧。

他们回来了,但是是一大帮人。大师兄,女设计师,还有几个男的。他们坐在院子里聊天。大师兄侃侃而谈,楼主渐渐听懂他为何能让女设计师一见倾心。根据大师兄自己的讲述,应该是高干子弟,反正说是部队大院长大的,做过很多追逐心灵的事情,曾经险些死在墨脱,靠喝蜥蜴的血坚持三天三夜,被部队边防发现。爸爸下令让民航飞机让道,航空管制,将他用最近一班飞机送回北京,住了七天ICU
  楼主没去过墨脱,但墨脱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在古镇很多晒黑的人披着披肩抽着薄荷万宝路说自己从墨脱回来,表情严肃,一副不想跟俗人多说一句话的姿态。还有很多人占道经营摆摊,说自己不是为了挣钱,是为了完成去墨脱的心灵之旅,说自己只是肉体在古镇,心早已去了墨脱等待肉体汇合。听起来很动人,但是一想到他们把批发市场的破烂儿东西标个高价,硬说自己是手工原创,就希望他们赶快把肉体送去墨脱别回来了。
  对了,墨脱有蜥蜴吗?体型多大,是否够一个毛重180斤的汉子喝血支持三天三夜?

女设计师看我走进院子里烧水,问我做过飞机没。我说坐过,还延误了几个小时。设计师意味深长的说:那就对了,现在航空公司的班机总是延误,还不都是为了给军方让道。然后娇嗔的捶了大师兄的肩膀:你们这些特权人士真讨厌,就会欺负我们小老百姓!
  大师兄歪嘴嘿嘿一笑,表示不可置否。
  楼主心碎,说要遛狗,带棍棍出去了。

棍棍是小土狗,先天有点残疾,被主人扔了。楼主捡回来养,现在可以正常生活。楼主就不上它图了。棍棍眼睛也只有一只有视力。
  但是棍棍对工作很负责,看家护院,适度警告,不会乱叫。也有分寸的与人亲近,不会没完没了扒你的腿。对于不喜欢狗的人,它也不会过分接近吓到人。
  总之,是优秀员工。

去买牛奶,有个男的排我前面结帐。捂着肚子,表情痛苦。老板娘关怀:好几天见你买东西捂腔子,莫不是胆囊炎吧?男子皱眉虚弱的说:不晓得,没得钱去看病。
  看的人心内不由得恻隐起来,结完账出来看见他走到一个摆满手链的地摊上,掏出个纸盒放好,上面写着"十元一件,自动投币"。
  只好感叹,这些人在家乡也是父母的宝贝啊!不知道为什么跑到千里之外来受罪,有病不看,坐在路边摆摊,还不能看清自己理想吗?
  真的,千万别相信那些文青写的东西,流浪有多么文艺。口袋里没有钱,在哪儿都过的苦。多少人看了那种150元流浪云南四个月的文章,真的就拿200来定居了。
  想体验没钱的受罪,在家门口就够了,根本不用跑这么远。
  哎,没钱就在家最安全。不要出来了。

早上在学英语,大师兄也早起。问我哪里有油条卖,他要给女设计师买早餐。想必昨夜双方都很满意。
  印象里文艺青年都是舞小姐的作息,难得有人早起,于是告诉他卖油条的地方。女文青的命运,就像她们遇上的男人,时好时坏。当她们不用付钱,从一个客房搬到另一个客房的时候,大概也很辛苦。节约总要付出代价。
  他俩这样,环保节约,我只用打扫一间房了。
  其实男人挺真实的,之前那个赛车手因为连续和女设计师在丽江滚床单了,所以大方的包车带她过来古镇。还豪气的付了四天房费。但是连续两天晚上没嘿咻到,离开退房走人。昨夜女设计滚了大师兄床单,今早就得到爱心早餐。男人的世界真简单啊。

女设计师和大师兄回来了。两个人在院子里坐着吃水果聊天,手机放在茶几上。女设计师用的是iPhone手机,大师兄的手机我不认识。
  闲聊天中,大师兄问设计师用的是第几代iPhone,女设计师羞涩笑笑说是iPhone4,用习惯了,对旧东西有感情,舍不得换掉,觉得陪伴了自己很久的手机像旧情人一样令人舒服。然后问大师兄:怎么没见你玩手机,是不是鄙视我们这种总是玩手机的人啊?大师兄从口袋掏出手机放桌子上,说自己没事喜欢看看书,不喜欢看手机,觉得手机展现的文字没质感。
  女设计师拿着大师兄手机问:你这个是小米手机吗?
  大师兄潇洒的点头,对!我和雷军是哥们儿,没办法,一有新产品出来非得给我塞,说实话,给我送手机的人多的是,我北京家里堆一堆苹果五,拆都没拆,回头你跟我回北京,你都拿走吧,我嫌占地儿。
  女设计师娇羞的笑说:干嘛啊你,我要那么多手机吃啊!最多就用一个手机而已。
  大师兄豪气万丈:用不了送人,送不了扔水里听响儿!
  讨厌啦.........俩人又像蛞蝓一样拧巴到一起了。

  房费明天到期,大师兄没说要续费,刚才又说带女设计师回北京,应该是明天就不续住了。哇,太好了,终于走了。他们一走我就去买土鸡蛋煮茶叶蛋吃啊,这两天不敢煮了,煮一锅还不够他们吃,一顿扫光,都不嫌齁的。楼主口重,煮茶鸡蛋哇哇的放盐。

(感觉最新更新的那段手机对话有点假。
  -----------------------
  我感觉这种假话鬼都骗不到一个的。
  起先无法理解,后来有人在回复中提点:看破不点破,女设计师乐得有人付费管吃管住,配合下吹牛又有何妨)

生活中常能听到如此拙劣的吹牛,感觉这种假话,鬼都骗不到一个的,怎么会真的有人相信呢。就像楼主无法理解那些花几万块钱到购物店买几百块钱镯子的人一样,实在无法理解,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今天在回复中看到一条中肯的评论,醍醐灌顶。如果一个女人非常需要有人帮忙管吃管住再购买一些小礼物,那么付出几个免费的笑脸来迎合一下付账人的吹牛,也是应该的。这样想下来,连伪装的清新浪漫都没有了。男人也许以为自己特别能行,随便吹牛就能骗到一夜春宵。说不定那个嗯嗯点头做天真无知状的女人心里正在森森的冷笑:傻X,你不说话还真没人知道你是个蠢货。

  只能说大家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点东西吧。楼主也去过大城市,感受过都市气息,搭乘过公共交通工具,几乎每个人的脸都是灰色的,看不到什么轻松的表情。大城市很现实,也许你不认可那种庸俗的比较方式,可人们的确是拿你的车子房子手表首饰来做为判断你的第一条件。也许你内心很棒,但没人愿意花太多的时间去了解你,因为似乎每个城市人都很累很疲倦。大家拼命的去追逐嘴自己里鄙夷的东西,这个过程一定很痛苦,但是没办法,城市的丛林法则就是这样。城市人的地位也靠这些直接的财富来奠定。不适应这套法则,必定处处碰壁,头破血流。

退完房睡不着,带棍棍去晨练,回来时买了些桃子。不料路上有人的背包挂了我的自行车,回头一看是大师兄。好惊讶,这才几点就背着包出发,我问他这是要去哪儿玩,他尴尬笑笑说退房不住了,准备回家上班啊!假期用完了。
  我忙说:你还有二十块钱押金没退呢!大师兄摆摆手说不用了,让我告诉他在哪儿块坐汽车去昆明。详细的说明了路线后,塞给大师兄几个桃子路上吃,毕竟半天的车程,对城里人来说有点辛苦呢。
  回家路上有点替设计师着急,她怎么每次都这样子,别人还不是吃准她中午以前绝不起床,才顺利的个个金蝉脱壳溜走了,反正甜头都尝完了。这些小青年野合的新鲜度也就是两天,不能再多了。虽说都是临时苟合,满嘴虚假承诺,但也不要搞的连个正式告别都没有,总是拍屁股走人。
  幽怨着到家,推门看见设计师已经在院子刷牙了。啊,错怪了,她今天12点以前起床了。但是有什么用呢,大师兄都走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路遇大师兄的事情,先跟她打招呼吧:嗨,你起床了。
  女设计师漱漱口笑一下说:嗯,醒了。老板你见我男朋友了吗?
  我赶紧虚伪的说:没有啊?是不是出去给你买早饭了?
  女设计师含糊的回答:哦,可能吧。
  我接着问:你们今天还续住吗?
  女设计师擦擦嘴角的白沫说:不续了。
  我想了想又说:你们还有二十块押金,等下我给你放院子茶几上,你离开时把钥匙挂门上就行了。
  女设计师点点头上楼了。

  也许是我想多了,电影里露水夫妻起床后都是潇洒的告别,谁也不挽留谁。这样也好,不用哭泣,不用争吵,不用互相折磨,也

用以死相逼,反正不相爱,就是有这点好处。虽然我祝福相爱的人,但是也很害怕看到深爱的人深深伤害彼此,多么痛心。



Copyright © 国产BB霜销售门户@2017